夷陵丨畢家培:15年堅守在黃柏河上的清漂人(圖)

2019-06-17 16:28 來源:三峽宜昌網 責任編輯:李好

  本網訊(通訊員朱家梅 張玉婷 楊帆)在10公里黃柏河,每天“泛舟”10-12小時,沒有固定休息日,風雨無阻15載,清理漂浮物3萬余噸,用堅守扮靚黃柏河,讓一河清水匯入長江。他就是夷陵區黃柏河清漂隊隊長畢家培。

  6月13日早上7點,畢家培像往常一樣,早早地來到河邊,駕著清漂船抵達黃柏河中央。頭頂是晃眼的太陽,耳中是機器的轟鳴,鼻子里是植物被水泡久后的獨特腥味,身旁是飛濺的水花,膝蓋以下全被震麻,這樣的場景,每分鐘都是煎熬。然而畢家培一直瞇著眼睛,像雷達一樣,在清澈的河面上搜尋水草。畢家培說:“我們黃柏河是長江的一級支流,我們一定要守護好這個一級支流的最后一道防線,絕不能讓漂浮物進入長江。”

  黃柏河,長江一級支流,發源于夷陵區樟村坪鎮,承擔著宜昌200萬人口飲水和100萬畝農田灌溉重任,90%的流域面積都在夷陵境內。畢家培2004年加入清漂隊以來,幾乎就住在清漂船上。每年7至9月汛期,黃柏河上漂浮物增多,畢家培跟他的同事們會比平時更忙碌。“2018年以前,黃柏河里清雜草、漂浮物,每天要清兩三農用車。今年水質越來越好。每天大約清得到一車小三輪車。”但讓畢家培印象最深的,是2006年黃柏河曾一度水葫蘆泛濫,“當時水葫蘆長到1米2深,我們的運沙船、運碎石的船、貨船都進不來。”

  畢家培的同事回憶:“當時我們5個人,吃住都在船上,加上十幾條小船,一天可以撈70噸,干了103天,中間一共只休息了2天,總算把它干掉了。”

  在大家眼中,畢家培不僅是清漂能手,也是一名精通船舶的“工程師”,2004年,夷陵區組建黃柏河清漂隊時買了一艘名為“夷陵環保1號”的清漂船,當專家坐飛機把設計圖紙帶到夷陵來時,這輩子只上完小學、讀了“半個初中”的畢家培竟然說設計有缺陷,與專家據理力爭:“一上一下,下去的時候在撈,上來的時候就撈不到了,我的船還繼續在往前走,相當于這兩分鐘的時間我的船已經走過了十多米,這段距離里的垃圾就撈不到。改成循環式的就能直接網起來,船走到哪里它都能全部撈起來。”

  起先專家并不贊同畢家培的方案,但在分析實用性后,采納了他的建議,修改了設計方案。如今說起這件事情來,畢家培還是滿臉的驕傲。這條畢家培親自參與設計的“夷陵環保1號”,從2004年6月出廠,一直運轉到2009年左右,現在河面的垃圾量少了,再加上它的運轉費用較高,之后才全部改成了經濟實惠的小船。

  如今,他身旁的“船”就有些顛覆眼球了:幾塊鐵板焊接成一個不規則的長方形底座,最顯眼的就是一塊鐵板搭建的簡易露天駕駛艙,畢家培往發動機那里一蹲就是駕駛座。畢家培說:“這條船是前兩年換的,比我們以前的一號船小多了,全部要依靠人工來完成清漂任務,我們每天都要開這條船去清漂。”

  除了用心鉆研船舶構造,在清漂隊里,他還是唯一擁有輪機長資質的人,之后又考取了二副和船長資質。畢家培的同事回憶,他們在清漂的時候船突然壞了,就把畢家培喊來,及時地把船修好了,畢家培還會教他們怎么去修,怎么去開。

  冬天溫度低、空氣干燥,江風一吹,刮得人生疼。夏天溫度高,甲板溫度能到四五十攝氏度。從49歲到64歲,他每天早出晚歸,風里來雨里去,清漂3萬余噸左右,歲月的痕跡已悄悄爬上他的額頭。畢家培的同事說,6月船上甲板上的溫度可以把一個雞蛋蒸熟,畢家培卻是每天起早貪黑,來的最早回去最晚。

  一年365天的清漂工作,讓畢家培錯過了女兒的成長,失去了對妻子的陪伴,缺席了父母的贍養,但對于畢家培這份工作,家人的理解還是多于埋怨。畢家培妻子龔發春接受記者采訪時說:“我已經習慣了,我老公這么多年在家的時間都很少,清漂船聲音很大,會影響聽力,我們以后還會繼續支持他的工作。”畢家培女兒畢婷婷也為自己的父親感到驕傲:“我爸爸常年在河上工作,留下了風濕這個毛病,作為他的女兒,我非常心疼他,現在我也是在環保系統工作,我一直以我爸爸為驕傲,現在我和他都是為保護環境這一塊工作,我覺得非常有意義。

  畢家培就如同“共抓大保護 不搞大開發”宏大身軀里的一個神經末梢,雖然微小,但感受是最靈敏,最直觀的。他每天最幸福的感覺就是,兩岸高樓,一江清水在他的身后慢慢鋪開,定格成一幅清雅的畫面。

熱點專題
2012伦敦篮球比分